一条懒猫

【轰出胜】如果我是绿谷,你会爱上我吗(中)

*注意:

OOC,欢乐向,无逻辑,如有撞梗纯属巧合



“诶......轰君......”

 

就算是再俊朗的脸在眼前放大到这种程度总归是不太妙的,更别说这张脸肉眼可见的打着愤怒的阴影,右半边的红色印记因此变得更醒目了,好看的唇形微张,呼出来的冷气显示着身体主人非同凡响的压迫力。

 

绿谷不由自主吞了一口唾沫,急忙以最诚恳的语气快速解释道:“轰君请不要激动!听我说!事情完全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大概是我在昨天校外实习演练中中了其他学校同学滞后性质的个性峰田同学因为心碎躺在地上我想扶他起来结果一碰上我俩就灵魂交换了!请务必相信我!我什么都没有对峰田(?)同学做!”

 

“所以.......你是绿谷?”轰的表情明显缓和了许多。

 

奇怪了,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忐忑还小心翼翼地解释,又不是捉奸现场。绿谷心里默默吐槽,但头还是很诚实地点得像拨浪鼓,就和放学后被不良逼进墙角,被迫交出一个月零花钱后做出“誓死不向家人透露半分”的保证时的弱气男学生一样没半分偏差。

 

“那进入......是指你们的灵魂互相进入对方的身体啊......抱歉,绿谷,我想错了。”

 

【不然是进入哪里啊!拜托你纯洁一点好吗轰同学!你高岭之花的人设已经全然走向崩坏了啊!而且对方可是峰田啊!能不能对你挚爱的品味有点信心!】

 

旁边围观全程的同学们,心理活动都相当剧烈。

 

上鸣不怕死地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原来就算是轰,也无法逃脱被健全男子高中生之神支配的命运啊......”本来还想再补充一些感想,结果毫无悬念地接受到了一记夹杂着冰与火之怒的眼刀,在没酿成大祸之前,以傻白甜著称的上鸣电气还是机灵地闭嘴了。

 

“啊,没事,轰君不要误会就好。”绿谷用峰田的脸做出标志性的人蓄无害绿谷式笑容。轰愣了愣,也还以一个温和的微笑。

 

“这样的绿谷也很不错。”

 

“嘿嘿,谢谢。轰君也是,不管怎样都很帅气。”

 

【哇,不愧是绿谷,今天份的迟钝也在超常发挥着。】

 

大家向轰投以怜悯的眼神,后者仿佛丝毫没有察觉,还是温柔地注视着绿谷。

 

“谢谢。”

 

“那个.......”一直在二人身旁当背景板的峰田终于按耐不住了,刚刚轰对着自己的脸露出了这么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迷人微笑啊!太可怕了!“你们两个,不要自顾自的就和解了啊,那可是我宝贵的身体啊,怎么能说侵占就侵占啊!”虽然绿谷的身体不仅有肌肉,动起来柔韧性还非常好的样子,啊,可恶,好羡慕啊!

 

“实在抱歉,确实给峰田同学造成麻烦了,我记得隔壁学校那位同学的能力时长为24h,因此峰田同学不用太过担心,今天结束后马上就会变回来的。”

 

“好吧,我姑且是信得过绿谷你的人品,所以你可不要用我的身体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哟,比如偷窥女子更衣室什么的。”峰田自动过滤掉同学们鄙夷的视线,一脸正人君子的模样接着说:“也最好和某些同学保持距离,不要过分亲昵。”

 

“知道了,峰田同学你放心好了,我会很小心地使用这个身体的,我还有点事要去老师办公室,先走一步。”

 

“等等,绿谷,我陪你一起去。”

 

“好呀,轰君果然很温柔呢。”又是绿谷式笑容!原本环绕在峰田小同学周边的猥琐气息烟消云散,与之替代的是春阳般温馨治愈的氛围。

 

“嗯。”然后众目睽睽之下以洁癖闻名的轰竟然使出一记摸头杀:“我之前就很在意摸起来是什么感觉了,果然是软的。”并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天啊,瞎了!】

 

除二人以外,在场所有人都忽然觉得今天阳光好烈,后悔没带上那幅最适配的墨镜。

 

绿谷大概完全没明白自己那一席苦口婆心的话吧,这副光景,作为原主看多了真的要扭曲啊!峰田感到严重不适。

 

当然,十六岁是不会被轻易闪瞎的年纪,很快大家又重见光明。

 

“话说,爆豪知道吗,绿谷和峰田交换的事。”上鸣难得提出了一个核心问题。

 

感官异常敏锐的耳郎回答道:“他之前进教室好像放了个什么东西又出去了吧,刚好错过。”

 

“哇塞,有好戏看了~”

 

“御茶子酱很兴奋呢~呱~”

 

“梅雨酱也是呢~”

 

“不如说,这真是喜闻乐见的展开呢~”八百万捂嘴笑,不看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还是很优雅的。

 

“你们女生啊可真可怕。”濑吕牙齿都快裂到耳根了。

 

“绿谷,我思故你在,我会在心里为你加油打气的!”此时饭田眼镜闪耀的光泽使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充满智慧的哲学家。

 

“我也觉得很好玩呢!”芦户笑容灿烂又单纯,仿佛一个纯真无邪的孩子。

 

“你们这群人的内心真是污浊不堪啊!是我峰田看错你们了!”说完,峰田扭着绿谷的身子,少女跑跑出教室。目标是走廊尽头的男厕所。没错,刚刚那句话其实毫无真情实感,只是峰田想出的无伤大雅又凸显智慧的尿遁说辞。

 

他,峰田实,一个健全的男子高中生,即将在学校圣地——男厕所,献出自己心理意义上的处女之手。即使拉开裤链的手有些许颤抖,这也并不能动摇他想要撒尿的决心,成败在此一握了!

 

“!!!”

 

果然,输了啊,可恶。

 

就在这时,旁边的人很不耐烦地“啧”一声。

 

“撒个尿也啰啰嗦嗦的,果然是废久。”

 

 

 

 

 

 


【轰出胜】如果我是葡萄,你还会爱我吗(上)

*注意:

OOC,欢乐向,无逻辑,洗澡时的脑洞产物,如有撞梗纯属巧合

 

 

“现在的女生啊,就是喜欢菅田将暉类型的山崎贤人感觉的野村周平范儿的间宫祥太郎味道的佐藤健和竹内凉真混搭的吉沢亮中川大志系列坂口健太郎复刻版,然后加一点真剑佑元素的山田孝之。”[1]雄英高校英雄科一年A班最了解女生(自称)的峰田如是说。


“没错没错!女生们虽然嘴上说着找男朋友关键是性格和人品,可其实只要长得好看就完全ok。”上鸣义愤填膺地嘟嚷道。


“那我们班上的女生大概喜欢的就是轰感觉的爆豪范儿的切岛味道的欧尔麦特和相泽老师混搭的潮爆牛王的复刻版,然后加一点八百万元素的绿谷。”濑吕附和道。


芦户正好路过,很快加入话题:“女孩子喜欢美好的事物有什么问题吗,你们男生还不是喜欢午夜类型的曼德勒猫和布偶猫混搭的山岭女侠复刻版,再加一点绿谷元素的百百。”


“就是,人类都是肤浅的生物啊~”丽日听到绿谷的名字也愉快地加入进来。


一旁的蛙吹倒是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可我不认为我们班所有男生都是如此哟,也会有一两个意外的,呱。”


“梅雨酱暗指的是绿谷,爆豪和轰吗?”刚刚被提到名字的八百万也礼仪周正地靠过来,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八卦的兴趣。


“是哟,他们三人中大概只有核心当事人绿谷对自己的处境一无所知呢。”


“看来即使是受欢迎的人也不一定能两情相悦啊。”耳郎似有所感慨,发出幽幽低语。


上鸣立马见缝插针,开启嘲讽:“哇,你竟然也会有少女般的烦恼啊,哈哈哈哈哈。”


“白痴,闭嘴。”


“咚。”


今天的上鸣也依然被拳头宠爱着呢。


大家对于这二人间的相处模式已经毫无调侃欲望,他们的八卦之心还是集中在喜闻乐见的三角关系上。


一年A班生理卫生课的学科带头人峰田当然十分积极:“可我觉得爆豪和轰两个人喜欢的也是绿谷的皮囊吧,如果绿谷长我这个样子,他们肯定看都不看一眼。”


“......”

“......”

“......”

“......”

“......”

“......”

“......”


吵闹的教室立刻融入祥和安静的午后。


“你们倒是吐槽一下我啊!快对我说‘不用这样贬低自己峰田同学娇小可爱也会受欢迎的’这样温暖人心的话啊!”峰田一瞬间露出了泣血的笑容,无助地看向此时此刻无辜路过的饭田。


“怎么了吗,峰田同学?”


“快夸夸我,求求您了,班长大人,我幼小的心灵快因为颜面尽失破碎了。”


“夸你?”饭田抽了抽眼睛,严谨地寻问:“具体以哪种方式呢?”


“随便怎样都行,只要是能发自内心的赞美我!”


“那.......”饭田陷入了沉思。


一分钟后。


“夸我就这么难吗!”峰田眼角都湿润了,他真的觉得自己幼小的心很痛,仿佛被爆豪在上面炸了个窟窿。


“不是这样的,峰田同学,我只......”饭田有些窘迫,“我只是在找能满足‘发自内心’这一条件的说辞。”


“果......果然是这样吗?”峰田的双眼开始慢慢失去神采,仿佛下一秒灵魂就要失重离体。


“想到了!”


峰田一秒回魂,“快说快说!”


饭田老父亲般地抚上峰田孱弱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峰田同学你是我们班不可或缺的别致的存在啊。”


别致的峰田同学当场给大家表演了“原地去世”这一别致的特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班长大人,言语的力量不可小觑。”

“噢~我们可怜的小别致。”


“峰田同学请振作一点,我们班不能没有别致的你~”

 

 

 

“峰田同学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躺在地上!”绿谷一进教室就看见众人围坐在一尊幼小的躯体旁,表情(故作)凝重。


“峰田他......哎!”濑吕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峰田他因为得不到爆豪和轰的爱伤心已绝了。”芦户一本正经道。


“!!!”原来看似很直的峰田同学竟然是那边的人吗!而且!喜欢的还是了不得的人物——小胜!!!和?!轰!!!不愧是峰田同学啊,喜欢的人一次都按双数起步,不过也难怪,两人都这么优秀,很难抉择更喜欢哪个吧。不知为何,绿谷倒是挺能理解这样的纠结的。


“峰田同学,不要躺在地上比较好,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地板凉有寒气,对身体不好,我扶你到座位上休息吧。”


温和的声音治愈了破碎的心灵,峰田奇迹般地苏醒,眼前是雄英高校英雄科1年A班唯一的良心——善解人意的绿谷,险些留下感动的泪水。


“绿谷,谢......”就在二人身体相碰的瞬间,意象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咦?”

 

 

 

就在这时,终于在学校食堂买到季节限定的蜜瓜包的爆豪踏着比平时轻快了一毫米的步伐气定神闲地走进教室,凶神恶煞的脸也许是被美食俘获,竟然流露出些许温柔。跟在身后的切岛一脸奇怪地问道:“爆豪,你买这么多蜜瓜包是打算当一周的午饭吗?”


“怎么可能!别管这么多......”说完,眼神假装不经意间扫了绿谷这个方向一眼,耳朵竟然有点可疑的红。


绿谷无心沉醉在这触目惊心的铁汉柔情里太久,因为他发现一个重大问题——视角变了。按道理说,他径直走进教室,背对门口,理应看不见爆豪才对,现在却正好看见了完完整整一个爆豪,还是展现完美身形的仰视图。


然后绿谷对上了自己机灵的脸,那张有着可爱雀斑,与健美身形极不匹配看起来软乎乎的脸。这张脸此刻满脸惊恐,神情呆滞,散发着与之前全然不同的一言难尽的气质。


“啊,我们竟然......没想到竟会......!”峰田可怜兮兮地说道,还发出新奇的颤音。


“看来我进入了你的身体,你也......”话还没说完,绿谷突然感到身体一轻,被一双白皙的手拎着领子提了起来,然后对上了一双饱含杀意的异瞳。


“你对绿谷做了什么?”

 

 

[1]来自小野妹子学吐槽的微博对日本演员山田孝之推特的翻译

 

 

 

 


草木生红叶

行衰去不留



清光,你在思念谁?








BGM 紫炎 艷 

古今和歌集没有找到日文版,只好用中文译文啦_(:з」∠)_此版为纪淑望译

啧,若不是看在这浑邪小儿降汉心诚,我定一举歼灭



兄长,还是少逞一时之快为好


姨父!今日舅舅教了我一套拳法,等我长大了就去打匈奴!

世宗光光,文武是攘。威震百蛮,恢拓土疆。简定律历,辨修旧章。封天禅土,功越百王。

但使龙城飞将在

不教胡马度阴山

君子豹变,贵贱何常。青本奴虏,忽升戎行。姊配皇极,身尚平阳。宠荣斯僭,取乱彝章。



诱い文句 赤いその唇

诱惑的话语 红色的唇


痹れる心 踊る 乱れてゆく

陶醉的心 舞动着 混乱着


その血に溺れて染まる

沉溺在血里被染红


见果てぬ地に向かう瞳は 何を映し出してゆくの

望着未能到达的远方的眼睛里 辉映出来的是什么